《精品阅读》杂志
影响最有影响力的人
http://jingpinyued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台湾清华大学教授夏烈:你要不要从政?

2013-09-24 11:08:0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51278 次 | 评论 0 条

台湾清华大学教授夏烈:你要不要从政?

文:夏烈(夏祖焯)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 孟子《尽心篇下》

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之所以倾颓也。

   —— 诸葛亮《出师表》


我曾为文鼓励优秀的高中生走入人文或社会的领域,这包括政治。各位以后有些会变成政治家,有些是政客。我们每人都有政治家及政客双重人格特性,只是比例分配多寡问题。有人说要先做政客,抢到位子,再发挥理想作政治家。还有人说,因为权力令人腐化,要不断轮替,才能在腐化前换掉。让我们来看看政治、政治家及政客的特质吧!




政治的特质

政治本身有两个重要的特质,一个是宗教性(狂热信仰),另一个是商业性(利益交换)。群众常有政治的宗教狂热;政客则只重视政治的商业性,他们也鼓吹群众信奉政治教条,其实自己根本不信。而对政治信仰越狂热的人转变得也就越快,因为他们和政治有缘,容易走火入魔,不信这个就信那个。

对于政客的言论,年轻人容易被说动。但是人到中年已有足够的社会经验及判断力,就只有三种人会相信政客所鼓吹的(也就是政客自己都不太相信的),第一种人是精神病院的病人,第二种人是邪教的追随者,第三种人是智商在50以下者。政客及他们的追随者,言行常极端激烈,与他们交往,一不对头就被攻击,贴标签,戴帽子,其实谁要像他们那样为不值得的事效愚忠?一般说来,层次越低的人,政治上的宗教性越高,越狂热。

我们再说到政治的商业性,有句话是“商人无祖国”,意指唯利是图,钞票在哪里就往哪里走。政客亦无祖国,选票及利益在哪里,吾往矣。

民主政治是最无效率的政治,但它也是赋予人民创造力的政治。如果没有民主,人文科技的发展及资本主义的企业就会停滞在某一阶段。

政客常恨对方入骨,因而用不道德、不当手段迫害对方,甚至杀害对方。而在欧美日本等先进国家,这种手段被立法及社会道德限制到最低程度。政治的最高艺术,不在战胜对方,而在如何避免两败俱伤的冲突,但是那可能吗?


政治家为下一代,政客为下一次选举

区分政治家(statesman)及政客(politician),下面是一些简单例述:

◆政治家为人谋福,政客为己谋福。

◆政治家正直,政客狡猾,反复无常(与“说谎”是同义词),贪婪,甚至出卖朋友。

◆政治家有远见看未来,政客只重眼前利益。他们的兴趣除了朋比搞钱及弄权之外,还有一个嗜好是攻击对方,甚至造谣抹黑,因为这是他们的特色,否则哪能堪称政客?所以说政治家为了下一代,政客是为了下一次的选举。

◆对政客来说,不是朋友就是敌人,但是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他们的友情不是淡如水,而是甘若醴,妙的是反目成仇也像翻书一样快。政客善权诈之术,都是马奇维利(Machiavelli)的信徒。

◆政治人物迷信风水、气数等不科学的玩意儿比比皆是,这些所谓“楷模”对社会有负面作用。

◆政治家是领袖人物,有担当,有肩膀,肯牺牲,遇危机时会挺身而出的男子汉。政治家有政治理想(不论对错),政客只有政治说法。

许多政客大量储财国外,这些银子是他们在国内取得的。一些贪官虽然被查处,然而台湾政府为防止外国承认中国大陆,故常以私人名义储财外国,这些钱财是老百姓交的税,是老百姓的钱,而这些以私人名义存在国外的财产最后下落如何呢?

政治家会不会被权力腐化为政客?政客是否可能因觉悟而升华为政治家?是否有先例?我要你想一想。


高中生从政

一般说来台湾政界人物的素质要比科技界及企业界低不少,所以我鼓励优秀的高中生以后从政——做政治家。政客有利可图,但不能垂名,位子再高也不被人尊重。在从政时,请记住以下各点,以成为一个政治家:

◆你是人民的公仆,不是统治者。如果没有“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理念,你可能被推翻,被泼墨,最后臭名远播。即使弄了些银子,花得也不爽快。“人民的公仆”这观念是小学课本上得来的,以后这么多年我们却把它忘记了。

◆上梁不正下梁歪,执政者如狡猾奸诈,则会教育人民成狡猾奸诈之民,父母之于子女亦如斯。

◆“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之所以倾颓也。”你上了政治大位,不可能事事躬亲,所以要识人——分为蠢才、庸材、奴才、平才及人才五种。

◆以德服人,以力及以诈并不能服人。

◆因为制度不健全,某些贪官非法取得利益,西方则层层限制,过滤从政者不法行为。

◆政治家是领袖人物(leader),不是经理(manager),不是政客,你要从政,你要有什么样的胸襟?我写这篇文章,我要有什么样的胸襟?

◆出了大危机,你得与人民共存亡,不要卷了我们的钱逃到纽约去开餐馆,到东京去做寓公。


由工程师变成政治家?

美国参加公职竞选者常是不得意的律师,因为竞选需要口才,得意的律师事业都忙不完,也就不可能去竞选获利不高的公职了(因为在美国,官商勾结或贪污可能性很小)。律师的业绩是一定要打赢官司,从政后常继续这种心态,把为人民谋福利反而摆在第二位或第三位了。

中国目前领导人大部分是一流大学工学院出身,这让我想到工程师从政的问题。工程师的训练是做脚踏实地、负责任及解决问题的人种,不是花言巧语之徒。“中国工程师学会”的会训曾是“乃役于人”(也就是“非以役人”)。台湾历任“行政院长”大家公认以孙运璿及蒋经国做得最好。孙是电机工程师出身,蒋在年轻时任职俄国重机械工厂,曾任技师及副厂长之职。我个人认为像中国这种发展中国家,主政者(不止一人)工程出身越多越好。发达国家就要各式各样的人才了。优秀的高中毕业生入工学院最多,你以后要由工程师变成政治家吗?要变,要如何变?现在该有哪些准备?该不该增加自己的人文素养?你告诉我。至于比较不同背景(如人文、社会、理化生物)从政者的从政风格,你认为差别在哪里?

台湾的经济成长及社会繁荣是台湾人民的勤奋及科技人员努力的成果,与能言善道的政客无关。最后我要强调:

◆你如从政,认清自己是公仆的角色,不是统治者。

◆你如果不从政,也不必效愚忠。你只对中华民族效忠,因为那是血缘及文化的关连,无法改变。

◆从政者是我们选出来的,如果有严重决策错误或道德缺失,我们要逼他下台,免得以后被他拖下水。



回响

用法治制度维护民主是政治家最重要的责任

马英九(台湾当局领导人)

我们对于从事一个行业的人士中成就高者,往往加上一个“家”字。例如“艺术家”、“科学家”、“作家”、“教育家”等等。世人对政治人物的评价标准,比其他行业要严苛。从政者能够达到“政治家”层次的,为数有限,不少人甚至只能称为“政客”。

祖焯兄在文中指出政客是马奇维里(Niccolò Machiavelli)的信徒,这是正确的观察,但马奇维里的信徒却不一定是政客。固然,许多人因为他的作品《君王论》(The Prince)而视其为“邪恶的导师”。但是,他的某些思想成就绝不容忽视,事实上,他也是政治家的导师。在他的另一本著作《论利瓦伊着罗马史前十书》(Discourses on the First Ten Books of Titus Livius)里,他揭橥了政教分离的原则,也提倡以制衡分权的原理来建立共和国,以及“公民社会”的理想。这些思想,影响了孟德斯鸠,也成为美国建国先贤制定美国宪法的指导精神。美国第四任总统麦迪逊(James Madison)在《联邦论》中写道:“如果治国者都是天使,就不需要对政府有任何外在的或内在的制约了。”这正是马氏务实思考的体现。就我看来,政客无所不为,政治家有所不为。政客的手段政治家并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愿使用而已,因此同样一本书,读者却不一定在读完后走向同一个方向。

我日前曾撰文《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这样的生活方式,必须仰赖制度与文化的建立与维护,这也正是政治家最重要的责任之一。美国历任总统并非全为至圣至贤之辈,但由于制度设计健全,是以两百多年来国势得以维系不坠。由此可见政治家的高瞻远瞩,足以流芳百世。亚当·斯密(Adam Smith)在《国富论》中也强调:法律及制度是影响一国经济成长极限的因素。换言之,一时的政策,或许会造成短期的波动,但是长期下来,不好的政策必定会被扬弃。薛琦教授提出:“经济的竞争就是制度的竞争。”提高教育质量、改善投资环境、鼓励技术创新,都取决于国家的制度。

在制度的庇荫下,国家才能累积出法治的精神、理性的态度、人权的保障与包容的文化。民主力量的成长,无法依赖政治神学,也无法依靠选票立即达成;相反地,它们有赖于朝野政治领袖的自制,宪政和法律惯例的建立,公众人物正面的示范等等,长期累积形塑而成。如果社会上每一个公民都有这样的体认,纵然上天没有赐给我们政治家,国家的基础也不会轻易被政客的操弄所撼动。



工程师从政?

龚明祺(曾任美洲中国工程师学会会长、理事长,

时任美国 Luxco 石化公司董事长)


我曾数次在中国大陆主办大型工程技术及国际石化市场会议,与中国的领导人及工程界有多次接触共事。我的观察,这些执政者都是聪明、干练而有气质的人,绝大多数是理工出身。但是那是体制及职业出路所造成的——因为在中国的那个年代,高素质聪明的学生争相考入工学院(甚至比医学院还吃香)。有理工背景从政是近代中国一个特殊现象,也因为中国人自认经济及科技不如他国,所以需要工程师从政。这些毕业生由基层工程师做起,一路按部就班升上来,因为优异的表现,最后成为执政治国者。然而这些执政者并不像美国等以普通民众选票取得位子,所以他们努力的方向应该是国家而非个人。因为从事工程建设及生产等实际工作多年,他们心里很清楚国家社会需要的是什么,所以把国家摆在第一位,不可能把意识形态、主义教条这些置于国家利益之上。反观台湾能有今日经济发展,重要的就是因为尹仲容、陶声洋、孙运璿、蒋经国、李国鼎、赵耀东这几位工程科技出身者的领导有方,否则台湾只能发展到菲律宾、泰国、印度尼西亚的水平。

然而工程师执政只是短期现象,是为了国力提升。接下去国家进步了,各行各业都应该出来领导国家,才会在人文、社会及科技三方面取得平衡发展。实际上从某些角度看,治理国家类似管理一个大公司企业,皆以国家或公司的利益为主。执政者应有以下特质:

(1)对政治有兴趣为首要条件。因为做领袖(而非做经理)以人为主,所以沟通技巧及处理人际关系极为重要。有这两项可产生高度效率,减少消耗精力的人际磨擦。而执政者或大公司企业的领导日理万机,他必须要知人善用、分层负责来分担工作。

(2)聪明也是基本要素,否则无法在短期内学会多种不同及复杂的事务。

(3)有冷静的逻辑理性分析能力,情绪化的人不适合带头。然而他最好也有感性的表达能力,才能说服别人为他做事及支持他的政治诉求。

(4)对国家未来有长远眼光,并非为下次选举作短线投资,出小风头,否则可能导致失败,甚至毁灭。



做“立委”的一些观察

孙国华(曾任台湾“立法委员”,伯克莱加大机械工程博士)

以我做“立委”的观察,人民的眼睛真的是雪亮的吗?许许多多夏教授所说“有足够社会经验及判断力的中年人”,并不能作出理性的判断,选举时出现有如宗教基本教义派的狂热,甚至不少有博士学位的学者也会失掉理智,无法做公正及理性的评判及沟通。所以夏教授说“层次越低的人,政治上的宗教性愈高,越狂热”。我看层次高的人也会如此吧!

在选举的过程中,像台湾这种人民容易被煽动,民主素质有待提升的地方,候选人使用感性的诉求常比理性的诉求有效。尤其在一个民智不全开的地方,“恨”的力量要大于“爱”的力量,“悲”的力量要大于“和”的力量,所以善于选举的人常是 try to reach people’s heart, not to reach people’s mind。这对国家来说绝对会造成是非不分的损失。

从政者本来可能有崇高的理想,为争取自由、民主、人权而投身,颇有风骨,入主政坛取得权力和资源后,却变成操弄制度、操弄法律、操弄语言,甚至操弄民情的政客。但是以我与外国政府的接触,我知道这些政客不可能成功地去操弄国际上的强权政府,因为这些强势政府不但有实力,还有其本国的战略利益来主导其政策,不容外人操弄。

(摘自《夏烈教授给高中生的19场讲座》中国青年出版社2013年9月版)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周永平的美版秋菊打官司      下一篇 >> 国内第一家出版社起诉百度侵犯著…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精品阅读

《精品阅读》新闻半月刊杂志,由新闻出版总署主管、中国出版协会主办,于2009年6月1日创刊,每月1日、15日出版,全国各地邮局发行,邮发代号:80-986,定价RMB10元。本刊以“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为宗旨,力图深挖新闻背后的真相、揭示社会热点所隐含的矛盾,为您提供最精准的时事分析、最高品质的生活建议。 信息过剩的互联网时代,性价比最高的阅读是选择《精品阅读》杂志。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